通知公告
校友会动态 >> 正文
一位黎大老校友对母校的怀念——黎明的记忆
日期:2016-04-03 00:00:00  发布人:党政办公室  浏览量:14
        转眼间,离开黎明大学的校园已经近30年。加上在校的2年时间,一个新生命已然长成而立之年的人了。2年的大学生涯,于今来说有点奇葩。2年太短,一年是新生被迎进,再一年已是老生被送走。然而,美好的时光越是短暂,越不舍得忘记。逝去的时光因久远而模糊,美好的东西却越来越醇。记住的,必定是深刻的。     虽然,老校区的新旧模样依然清晰,那老榕树、候车室改造的教室,新建的教学楼、教师宿舍楼和食堂,一切历历在目;已老去的、健在的本校和外聘的老师们,依然可以念出一长串的名字,如黄百宁、林尧星、林华东、陈启舟、薛志荣……但让我记忆最深的是方航仙、苏彦铭和洪申我老师。     在这里,我不想用长篇文字来记述,只以一首小诗来表达我对他们的感激与怀念。

       一、青葱岁月     方航仙老师总是戴着一副和他的人一样宽厚的眼镜,他是我们写作课的老师。     方老师是作家,是叙事散文诗的先行者。激流文学社就是在他的主持下成立的,我有幸参与组建,成为首期社员。在老师的悉心指导下,许多同学的习作登上了文学社油印的诗歌报,后来的校报“激流”专栏,登上《泉州晚报》、《泉州文学》等报刊。我的文学梦自此开启。当时,恰逢校园诗歌热,朦胧诗热,诗歌也理所当然的成为我的最爱。虽然离开学校时,我对诗歌的认识很浅,甚至还未入门,但这并不影响诗歌走入我的生命里。至今,在诗歌创作上了无成就,一度中断了十多年,然如今重拾诗笔,心中那团火却炽热更甚。诗歌并没有离我远去,正像方航仙这位我的文学启蒙者、引路者,尽管已经辞世,却从未曾远离。欣慰的是,得以送方老师前往仙乡;遗憾的是,想对老师说声“我入门了”,却音容已杳。《青葱岁月》一诗,虽非专为方老师而作,却也寓寄了我对老师深深的感念。

 

《青葱岁月》
远去了。失色的黑白照片
忆不起那老城的韵味

东西塔、老君岩和清净寺

这些以石为骨骼的旧城标

日渐放低身段,一打坐或许又是千年

再难,从它们的眸中读取刺桐港的归帆

远去了。无香的油印诗报

找不到油墨的原色

顾城、北岛和舒婷

这些朦胧诗的先锋

或离去、或远走,或栖于鼓浪屿的琴声

记得,曾经执着的把他们的影子刻入诗行

远去了,青葱岁月

远去了,岁月的青葱

未曾封存一段,却从未走远

每当鲜嫩的茶芽又一次离开枝头

总会有一段岁月,在沸水里打开

 

二、爱是一朵花

    苏彦铭老师也总是戴着眼镜。他的眼镜斯文秀气,一如他的人,一副学者模样,文质彬彬且又风度翩翩。     苏老师是我们的专业课秘书学、文书学的科任老师。他是母校秘书专业的创办者,是现代秘书学的开拓者。严谨的治学态度,积极的探索精神,令我敬佩。毕业后,也曾到胭脂巷的祖闾苏去拜访过苏老师;近年,苏老师为校友会的事奔忙,我们有碰了几次面。每次相逢,总能感受到老师对学生的关爱一直都在。我记忆最深的是,1986年寒假,我帮我爸爸所在单位整理文书档案,其后我写了一封信给苏老师,谈及由这件事引发的对学校中文秘书专业的一点感想。不想信中错字连篇,老师用红笔把信件上的错别字圈起来,原信寄回。想想当时我的脸,肯定比那些红色笔迹还红。从此以后,我行笔作文时十分注意错别字,再加上有一段时间编辑企业报刊、县级文学杂志,兼做校对,慢慢的不仅脱掉了 “别字大王”之冠,还培养出挑错的习惯,对报刊杂志上的错别字,特别敏感,总会让它们无处藏身。因而,就有了下面这首诗。


《爱是一朵花》

说来惭愧,曾经
 

我是别字大王 
 

有一次,老师用红笔在别字上

作了标注,原信寄回

后来,自己当了园丁

视杂草如眼中钉,无法容忍

以至,见了报刊杂志有错别字

总抱怨怎么做的校对

就这么爱上了红色笔

享受着把别字挑落马下的惬意

惯在黑色世界开一朵小红花

让文字多点色彩和暖意

            三拧亮书灯     洪申我老师不戴眼镜,我也就词穷了,再无法用眼镜来喻人。     那时,洪老师刚调来学校,教我们《公文写作与应用》。他是新老师,我们已是老生,常谈的话题是读书。当时读书热遍及全国,书店里各种国外名家的译著琳琅满目。最受欢迎的如托夫勒的《第三次浪潮》、马斯洛的《马斯洛心理学》、柏杨的《丑陋的中国人》,还有诸如尼采、佛洛伊德的著作,国内的各种诗集等等。在我们如饥似渴的时候,洪老师的到来,像一个挖井的人,给我们指导,和我们畅聊。洪老师的博学,给我们的印象就是一个“新型的青年学者”,他的身体不是长高的,而是一本本书堆起来的。他给了我们更高的读书热情,和读书明心的感悟,是又一位对我影响颇深的老师。下面这首《拧亮书灯》,权且作为与那段读书时光和洪老师的又一次对话。


《拧亮书灯》

打开一本书  打开一扇窗

把文字映在天幕

星月走进字行  到处闪亮

把书合上  抽出目光

文字叠合挤满思想

不曾着墨的边角  异常空旷

关灯,以及切断一切光源

让世界陷入黑暗

是谁  最先逃脱夜的桎梏

把灯点亮

历史长河中的一段路

由他照亮

 


(85级中文秘书  吴小猛)


点击数:14收藏本页